×

关注微信公众号

华东电力市场交易规则分析及应对措施

2019-06-10 22:11| 大秦电网新闻中心| 查看: |

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9号),标志着新一轮电改开始。此次电改以自上而下形式推进,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相关部门先后出台了配套文件及中长期交易基本规则,各省份在此框架下制定了具体交易方案及实施细则。从对各省份已出台的市场交易规则分析发现,各省份市场交易模式及规则差异较大,其中广东、云南等省份主要以现货交易为主,华东四省、山东、河南等省份主要以电力中长期交易为主,特别是同一区域规则的差异不利于跨省市场交易和交易市场的公平竞争。
 
01、本次电改的主要特点和影响
 
本次电改的主要特点体现为“三放开、一独立、三强化”:
 
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电侧发电计划和用户端用电计划;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
 
成立相对独立的交易机构。
 
强化政府监管;强化电力统筹规划;强化电力安全高效运行和可靠供应。
 
操作上“放开两头,管住中间”。基于电力发电、输电、配电、售电、用电是一个完整的流转环节,“放开两头”就是在发电侧和售电侧引入多元化的社会资本实现市场化竞争,“管住中间”环节则可以通过政策调控平衡发用电企业的利益同时也保障了电网安全。
 
本次改革对“发、输、配、售、用”各方的影响深远。
 
一是通过市场发现电力商品价格,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理顺电价关系;其次通过发、售环节放开,将电力商品销售权归还至发电企业,电网企业仅作为中间环节收取固定输配电价,理顺电力商品流通各环节相关单位职责。
 
二是通过发电侧竞争实现对内挖潜降低发电成本,促使发电侧以市场为抓手,主动降低发电成本,实现节能降耗的目的。
 
三是有效遏制发电企业盲目扩张的意愿,通过竞争实现电源侧优胜劣汰的目的,督促各发电企业主动优化资源配置。
 
四是通过管住中间对输配电价核算,让电网输配电成本浮出水面。电网主要靠收取发电侧、用户侧差价实现企业收入,但电网企业输配成本一直以来未有明确核算,其盈利情况相对较为模糊。本次电改主要是要明确电网企业输配成本,通过输配电价核定管住中间环节,将发电侧电价真正传导到售电侧。
 
五是售电侧竞争将由价格竞争提升到为用户提供咨询、诊断、分析、节能服务等,帮助和促进用户侧降低企业能耗水平。
 
六是通过标准公开、程序公开、结果公开,保障市场主体和社会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
 
中长期基本交易规则对市场交易引导作用明显。《中长期交易规则》是当前电力市场交易的指导文件,规则中明确了路线图,即初步建立中长期为主、现货交易为补充的市场化电力电量平衡机制,远期目标是以现货市场发现价格,辅以中长期交易作为市场交易主体的避险工具。
 
中长期交易规则体现在将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竞争性环节电价,与扩大直接交易主体范围和电量规模以及建立市场化跨省跨区交易机制协同推进;将市场模式主要分为分散式和集中式两种;明确可再生能源优先发电;将各类发电企业纳入市场主体范围,以期促进公平竞争和市场效率;明确了电量市场交易中电力交易机构、调度机构、监管机构的各自职责。
 
02、华东区域内各省区
 
市场交易规则对比分析
 
华东电网交易中心主要负责区域间跨省市场交易(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和上海)。跨省交易时,各发电企业申报电量由各省市调度机构根据该机组最大可调出力、综合厂用电率以及发电计划、旋转备用量等校核确定,因此区域内各省市场交易规则不同势必影响本身及跨省跨区市场竞争的量、价,规则上的差异必然导致对市场主体的影响。
 
售电公司准入及监管、市场交易上限及剔除容量规定差异性较大。通过对各省市场规则对比分析发现,发电准入、用户准入、市场方式和周期差异性相对较小,其主要取决于区域内装机情况及市场规模,但售电公司准入及监管、市场交易上限及剔除容量规定差异性相对较大。
 
售电公司准入差异
 
浙江省不允许售电公司参与。江苏省注册资本2000万元及以上即可成立售电公司,但售电企业应根据签约用户的电量,向交易机构提供银行履约保函:签约电量(含已中标的存量合同电量,下同)低于6亿千瓦时的售电企业需提供不低于2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履约保函;签约电量达到6亿千瓦时、低于30亿千瓦时的售电企业需提供不低于5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履约保函;签约电量不低于30亿千瓦时的售电企业需提供不低于20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履约保函。安徽省和福建省注册资本2000万元及以上即可成立售电公司,未对其违约情况制定罚则,售电公司准入门槛相对较低。
 
交易上限差异
 
各省对不同等级机组设定的交易上限差距明显。从100万等级机组与30万等级机组交易上限对比中可以看出,安徽市场交易上限中100万等级是30万等级的1.7倍,浙江市场交易上限中100万等级是30万等级的1.09倍,江苏市场交易上限中100万等级是30万等级的1.06倍,福建市场交易上限中100万等级是30万等级的1倍。
 
剔除容量差异
 
四省中各省对剔除容量规定并不相同。安徽、福建按市场电量折算剔除装机容量;浙江、江苏按照市场电量等量剔除计划电量,同时按比例奖励计划电量。特别是安徽对不同等级机组制定了不同的剔除系数,与《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的实施意见》中对于扣除相应容量的规定不符,即直接交易电量折算发电容量时,可根据对应用户最大负荷利用小时数、本地工业用户平均利用小时数或一定上限等方式折算。
 
规则差异导致不同等级机组平均利用小时差异更大。2018年四省百万机组年度利用小时数分别为:安徽省5700小时、福建省5400小时、浙江省4800小时、江苏省4650小时。此外,由于华东四省不同等级机组市场上限规定不同,在跨省交易中百万机组借助利用小时高、煤耗低的优势,可以申报低价获得交易电量,进一步摊薄固定成本形成新的价格优势,获取更高利用小时。
 
交易规则中各类系数设定不符合电力商品价格特征。电能是一种特殊商品,而商品经济是一种直接以交换为目的的经济形式,包括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电能与其他商品有着显著差异,主要表现在:一是电能目前无法经济地大规模存储;二是电力负荷随时间不断变化;三是大部分电力负荷的价格弹性很小;四是电能必须通过输电网和配电网输送到电力用户。
 
《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主要是还原发电侧对商品交换职能,还原电能商品属性,针对电能与其他商品差异,通过辅助服务推进储能技术发展:通过现货交易满足负荷变化及实现产品价格;通过输配电价核定明确输送环节价格。电力市场上主要是依据用户负荷特性、电量供需平衡、电网阻塞情况等确定电价差距。其次在同一电网不同等级机组的电能品质是完全一致的,其进入市场后,市场竞争能力主要取决于单位发电成本,各发电主体应自身通过优化运行等手段降低机组能耗,提升市场竞争力。因此,由于交易规则中各类系数设定给不同发电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带来了额外价格增减,不符合商品的价格特征。
 
安徽省市场交易规则中不同系数设定对市场价、量影响较大。在规则约束下,假设不同等级机组成交1亿千瓦时市场电量,下面两种方法分别以只考虑剔除容量系数影响和考虑供电煤耗、剔除系数影响,按照成本对比法计算盈亏平衡电价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种只考虑剔除容量系数影响,在供电煤耗(按100万等级机组计算)、入炉标单、环保成本、标杆电价等全部相同情况下,仅100万等级机组可降价幅度较30万等级机组可降价幅度大8.71元/兆瓦时;
 
第二种仅考虑供电煤耗、剔除容量系数影响,在入炉标单、环保成本、标杆电价等因素相同情况下,100万等级机组可降价幅度较30万等级机组可降价幅度大22.86元/兆瓦时。
 
对交易上限设定,若以2018年安徽省准入装机情况为例,采用市场份额对比分析法,分别按照交易上限市场份额与装机容量市场份额对比分析得出,按照规则规定上限系数测算市场占比,其中百万机组、60万超临界机组占比达46.42%,其份额占比高于装机容量占比;60万超临界及30万等级机组占比为53.38%,其份额占比低于装机容量占比,60万超临界机组低于装机容量占比2.77%,30万等级机组低于装机容量占比5.8%。其交易上限系数规则进一步扩大了大容量、高参数、低能耗机组市场份额。
 
由于100万等级机组煤耗等指标优于30万等级机组,在剔除容量条件相同情况下,100万等级机组较30万等级机组可降价幅度大,加之剔除容量系数不同,导致100万等级机组较30万等级机组可降价幅度加大,进一步削弱了30万等级机组市场竞争,即剔除系数设定放大了不同等级机组的市场竞争。而交易上限的设定,又扩大了高等级机组的市场份额,有利摊薄成本参与竞争。这样使得不同等级机组在市场的竞争一中地位明显不等,也因不同等级机组在统一区域电网中的位置、作用不同而影响电网安全校核。
 
售电公司特别是民营售电公司,其进入市场主要目的就是充当掮客赚取中间差价,在电力市场供大于求的竞争形势下,通过在不同等级机组的发电企业间反复询价、压价,倒逼发电企业进一步降价,造成市场恶意竞争,在目前煤价高位运行阶段更增大了燃煤电厂的亏损。
 
03、应对交易规则中各类系数设定的措施
 
优化能源结构,多途径发展项目。针对低等级煤机在市场竞争中的劣势,结合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印发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配额政策征求意见稿,区域发电集团要持续优化能源结构,通过对区域内发电主体进行调研,多方式、多途径发展项目,加大开发和储备风电等新能源项目的力度,增加可再生能源占比,同时密切关注国家关于煤机容量替代的相关政策,提升大容量煤机占比,以满足电力市场及绿证交易的需要。
 
完善市场交易规则,达到电改最终目标。深入研究国家层面电改相关文件及本省区市场交易规则,积极与政府有关部门、电网公司、各发电主体沟通联系,充分了解市场规则在试行中对各利益主体的影响及米来电力市场发展模式(集中式或分散式),积极参与规则修订工作,促使市场交易规则能使各利益主体间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
 
加强技术改进,提升设备经济运行水平。随着电力市场推进,煤机在市场中必将承担着调峰、调频的任务,华东区域、安徽区域已试行辅助服务市场。但辅助服务将导致煤机在运行中严重偏离标准工况,因此要提升煤机深度调峰中优化运行工作,探索低负荷运行中煤机的各项指标范围,提升自动化系统跟踪速度,提高机组运行可靠性;同时加大设备缺陷处理力度,确保设备安全长周期运行,通过优化运行、设备治理、节能改造及攻坚挖潜提升机组的盈利能力和市场竞争力。
 
完善营销体系,创新营销工作方法。一是采取多种方式加强营销人才选拔培养,通过向电改推进相对较快的省市进行市场调研,组织市场营销培训,培养懂生产、经营的专业化营销人才。二是研究市场规则,结合四大行业全电量进入市场,为其制定个性化的竞价策略,探索一对一营销。三是推动对客户提供增值服务,为其提供节约用电技术指导、政策指导等,进一步增加用户豁性,预防用户流失风险。四是健全定价决策机制,确保价格测算合理,定价决策流程简洁、有效,确保及时取得市场应有份额。
 
END
 
文章来源 I《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19年第1期   电力法律人茶座 ID:dlflrcz 作者:吕洋,刘利莎等)
<
>